• 安徽阜阳:女童掉入机井  40分钟生命大营救 2019-04-19
  • 国家能源局:缓解补贴消纳压力 激发企业内生动力 2019-04-18
  • “普世价值”就是世界上所有的人,不管是中东人,还是欧洲人,都应享受自由,平等,博爱。看着那些中东人受苦受难,您那么高兴?良心让狗吃了? 2019-04-18
  • 对手的表扬是最好的批评 2019-04-17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4-17
  •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,还有批判的余地吗》?看着就想笑 2019-04-13
  • 变相“现金贷”重出江湖 利率畸高个别超过1000% 2019-04-12
  • 各地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--广西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10
  • 后高考时代 孩子们这样致青春 2019-04-09
  • 张鸿星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-04-08
  • 北京12.4万人申报积分落户 初核结果7月31日后公布 2019-03-31
  • 毕腊英:走村入户宣讲十九大精神 2019-03-31
  • 反思顾雏军案,营造可预期的法治环境 2019-03-29
  • [微笑]原因很简单:房产的升值是由关联资源的增加形成的,跟房屋的产权人没有任何关系,肯定就不能让其从中获利! 2019-03-29
  • 强势发力体育营销 世界杯中国企业改变“旁观”窘状 2019-03-25
  • 十一选五复式投注表 > 网游小说 > 问道章 > 第二百九十三章 斗将
        “启禀王上,武宁君信使到了,还带来一封密信!”

        楚王都内,寒风子来到门外,欠身说着:“信笺已经检查过,并无丝毫问题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呈上来!”

        信笺密封,段玉灵目一扫,打开看了,顿时哑然失笑,又交给旁边的秦飞鱼。

        秦飞鱼接过扫了眼,先是一怔,旋即脸上不可扼制地泛起怒火:“大胆岳超,竟然敢约战王上!”

        “倒也不是约战本王,只是声明斗将!此人不仅武功不错,也有几分文笔,照孤王推测,不论胜败,此人都会臣服?!?br />
        段玉摆摆手,这毕竟是个非凡世界,个人武力有时候能决定许多东西。

        一旦对方胜利再臣服,恐怕要求就会更高。

        而失败了的话,要求就会降低不少,对日后气运消长更是有着难以言说的好处。

        不过自己这边,能与岳超过手的,恐怕没有几个。

        就连项无忌,都自承不是对手。

        而天师若肉身上场,就是一大弱点,元神出窍,又恐怕受军气影响削弱,难以尽情施展。

        到了最后,段玉数来数去,发现似乎也只有自己亲自上,才能压服岳超。

        他想到这点,秦飞鱼也想到这点,或许岳超自己也明白。

        因此这斗将之约,跟对段玉下挑战书无异。

        “主辱臣死,是属下等无能!”

        秦飞鱼等亲兵大将率先请罪。

        要是他们当中能出一个刀枪不入的兵家神话,那必然可以直接压服岳超,但现在么?纵然绑一块上,也只是被岳超一锤一个打发的下场。

        ‘这也是我体制中的弱点,未来北上,独当一面的大将都不够,必须得是帅才,还能防备刺杀……也就项无忌与岳超两个能让人放心些?!?br />
        本身就是兵家名将,再配以十万大军,天师之流都难以冒犯。

        至于传说么?其破坏力段玉自己都有些无法估计。

        但降龙伏虎的兵家大将,毕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帝王,终归应该有些还手之力吧?

        “降龙伏虎……”

        段玉摆摆手,让内侍与亲将们退下,自己来到桌案前,仔细阅读起上面的典籍来。

        楚王都到手,好处不言而喻。

        并且项无忌归附,就献上了项家的兵家秘笈,与此同时,白家、王宫中的秘藏同样得了几份,虽然残缺,但也有一些启发意义。

        “我此时兵家修为,已经到了第三重,军气神通之境,而天师讲究形神兼妙,元神反哺肉身,令我肉身不断强大,气血雄浑,距离降龙伏虎已是不远!”

        段玉嘴角噙着一丝微笑。

        为人主者,怎么能够亲身犯险?若是之前,岳超提此要求,他或者不屑一顾,或者直接领兵灭了对方。

        不过现在么,倒是刚好成为自己突破兵家的契机与养料!

        “兵家五重,第一重铸体、第二重练兵、第三重神通、第四重龙虎……能修炼至第四重的,已经是当世名将!奈何,不入五重,成就金刚不坏、刀枪不入之身,终究不算传说!”

        段玉隐约有着感觉,黄天与玄天的对拼,是大争之世到来的开始。

        而原本禁锢着玄天修炼者的桎梏,也会被暴力破开。

        比如,神道与仙道之中,已经各有一尊存在突破传说之境。

        那接下来,兵家、儒家之中,或许同样会有人突破!

        这就代表着一份气数!段玉想将其牢牢抓在手中。

        ‘儒家已经不可能,剩下的唯有兵家……论领兵争战,接下来孤还要一统南方,率数十万大军与北方争雄,资粮积蓄之浑厚,经验之丰富,当世还有谁能超过?’

        当然,修行之中,不仅需要资粮浑厚,突破之时更需要契机。

        段玉觉得,眼前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‘一开始先用兵家手段,若最后还是不成,那再用道家!’

        以天师修为,并且不会被军气影响的特性,击败一个降龙伏虎的大将,段玉还是很有把握。

        毕竟是私斗,并非领军交战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第二天,秋日高悬,风清气爽。

        楚王都之外,两支兵马遥遥相对,忽然听得一声马嘶,一道黑影狂风一般,从武宁君军队中冲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来人自然是岳超,他身穿百战铁甲,将浑身包裹得密不透风,座下是一匹乌鳞马,高大神骏,要害处甚至有着黑色的鳞片防护,显然有妖兽血统。

        “岳某人在此,何人前来赐教!”

        岳超手持铁锤,来到阵前,后方的兵卒顿时发出一阵欢呼。

        不论在什么地方,这样运筹帷幄,又神勇无比的名将,都能有效提振士气。

        他声音隆隆,甚至盖过三军。

        如此威势,纵然暗自准备,想要策马而出的秦飞鱼,都是不由一时失神,气为之夺。

        ‘同样是领兵大将,飞鱼差这岳超实在老远,就连项无忌,都缺了那么一分霸气!’

        见到这一幕,段玉暗自沉吟:‘如此看来,这岳超与其子说不定原本历史上真的有统一南方的可能,只是可惜,他们后来遇上了高玄通与高潜!’

        前世,高潜就是靠着镇压武宁镇发家,他与岳超之子的争夺,几乎可以看作段玉与高玄通的翻版,都是玄天与黄天的较量。

        只是从最后结果看,应该是玄天落入了下风。

        ‘所以,前世很有可能最后黄天成功入侵,玄天下场凄惨,是以才有了我的重生?来改变这一切?’

        段玉心中念头急转,策马上前:“岳超?!”

        看到荆王亲自上阵,双方阵营皆是发出一阵不可置信的惊呼。

        “竟然是荆王亲自赐教,本人不胜荣幸!”岳超大笑。

        “我方大将也有不少,比如项无忌,同样是龙虎之才!只是孤王一时技痒……”段玉当然不会在外人面前自曝其短,大笑说着。

        “好!”岳超于马背上一礼:“久闻荆王能阵前演法,这就请教荆王的道术!”

        “道术?”

        段玉笑了笑,蓦然一扯披风。

        哗啦!

        在披风之下,赫然是一件由诸多鳞片组成的鱼鳞甲,数目不下万片,形制古朴,带着一股凶残之气。

        这是楚王宫中的珍藏,楚国有大泽,其中多生妖孽,就有一条蟒妖为祸乡里,后来被剿灭,获得许多蛇鳞。

        那蛇已经有了蛟相,十分厉害,死后的鳞片水火不侵,刀枪不入,又十分轻薄,因此被当时的楚王命令高手匠人秘密调制,加入诸多珍惜材料,打成一副‘玄蛟甲’,一直秘藏于深宫。

        不过这秘密项无忌也是知晓,武宁镇虽然先入宫,一时也无法搬尽宝库,后来被段玉命人从废墟中挖掘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虽然这玄蛟甲逊色于岳超的家传宝甲一筹,不过段玉又在里面穿了一层由妖鲲之皮鞣制的内甲,就差不多了。

        此时拔出长剑,自有一股咄咄逼人的英气:“孤王勤练武艺,倒也数次上阵而还,此次斗将,先以武功而论!”

        岳超沉默,旋即才道:“大业艰难,纵然开国太祖,也少不了亲上战阵之时!荆王之心,令人佩服!”

        “正是此理!”

        段玉手上的长剑一震,散发出寒光,明显也不是凡品。

        “王上用剑?”

        岳超有些诧异。

        军阵之中不是单打独斗,拼杀在第一线的猛将,用剑的极少。

        “这次并非两军交战,只是斗将,本王却要占点便宜了!”

        段玉笑了笑,忽然一策马。

        “好!”

        岳超双腿一夹,座下乌鳞马嘶吼一声,同样发起了冲锋。

        “驾!”

        两匹马越冲越近,几乎化为一道直线。

        双方观战的将领兵卒,则是纷纷紧张地望着这一幕。

        两边最高统帅的对决,胜败足以彻底影响任何一方的士气。

        十丈距离眨眼即过。

        终于,两匹马交错,岳超奋起一锤,段玉则是轻飘飘飞起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锤影落下,毫不客气地将段玉的坐骑砸成了肉饼。

        半空中,段玉凌空一剑,一道光芒闪过,乌鳞马痛呼一声,纵然有着鳞片防护,马腿上也是出现一个老大的伤口。

        “黑龙?!”

        岳超惊呼一声,翻身下马,拍了拍马脖子。

        乌鳞马极通人性地回转本营,自有专门的马医上前诊治。

        “若你继续乘马追击,或许就胜了!”

        沙场之上,段玉持剑而立,望着岳超做完这一切,缓缓道。

        “本人爱马成痴,令荆王见笑了!”

        岳超神色一肃:“更何况……欺负坐骑不行,岂非胜之不武?”

        虽然话是如此说,但段玉心中还是摇头,轻叹一声:“小心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身影一闪,脚下黄沙飘飞,倏忽间掠过数丈,来到岳超面前,一剑刺出。

        岳超横锤格挡,举重若轻,仿佛再挥舞数个时辰都是犹有余力。

        两人眨眼间过了十几招,没有一次锤剑相交。

        “剑走轻灵,是为消耗,但想不到那岳超已经将锤法练到了大巧若拙的境界!”秦飞鱼见到这幕,感觉无数灵光乍现,浑身热血沸腾,恨不得上前顶替段玉而战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一声闷响,两人终于分开,段玉望着手上不停颤动的长剑,心里顿时有了底:“我故意试探,这龙虎大力,果然比我天师元神反哺的肉身胜上一筹……”
  • 安徽阜阳:女童掉入机井  40分钟生命大营救 2019-04-19
  • 国家能源局:缓解补贴消纳压力 激发企业内生动力 2019-04-18
  • “普世价值”就是世界上所有的人,不管是中东人,还是欧洲人,都应享受自由,平等,博爱。看着那些中东人受苦受难,您那么高兴?良心让狗吃了? 2019-04-18
  • 对手的表扬是最好的批评 2019-04-17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4-17
  •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,还有批判的余地吗》?看着就想笑 2019-04-13
  • 变相“现金贷”重出江湖 利率畸高个别超过1000% 2019-04-12
  • 各地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--广西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10
  • 后高考时代 孩子们这样致青春 2019-04-09
  • 张鸿星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-04-08
  • 北京12.4万人申报积分落户 初核结果7月31日后公布 2019-03-31
  • 毕腊英:走村入户宣讲十九大精神 2019-03-31
  • 反思顾雏军案,营造可预期的法治环境 2019-03-29
  • [微笑]原因很简单:房产的升值是由关联资源的增加形成的,跟房屋的产权人没有任何关系,肯定就不能让其从中获利! 2019-03-29
  • 强势发力体育营销 世界杯中国企业改变“旁观”窘状 2019-03-25